中国新报

导航菜单

遭国骂的廖君记者,到底错在哪里?

2020
03/25
08:07
中国新报
分享

文/谢乐夫

       

        从自廖君记者获了奖,并发表获奖感言后,在网上便被许多人痛骂,我看了一下留言,骂的太难听大难堪了。

         

        今天,我以我的认知能力和水平为廖君说几句公道话,廖君记者,到底错在哪里?

       

        为何人们骂一个女记者,关键是因为她按照武汉卫键委的文件精神写了两个新闻稿,误导了公众。

       

        “疫情可防可控,有限人传人”。于是人仍然便把怨气撒在她身上。但是人们想过没有,她只是一个记者,她的使命,本来就是传达官方消息。

     

        何况,疫情这是个非常专业的事情,许多科学家也难弄懂。怎么可能要求一个记者弄懂这些事情后才发通稿呢?

       

        这不有点强人所难吗?另外,人们认识一个问题,有他的规律,由浅入深,由初步印象到掌握全貌。怎么可要求一个记者一下子,对完全陌生的领域了解清楚呢?

       

        我以自己的两个亲自经历来说明一下。早十五年前,我因写新闻获政府奖励,在参加优秀通讯员表彰大会上,原本认为官方就只会宣传表彰怎么样写好教育新闻及各行各业新闻的人。

           

        哪知宣传部部长,竞讲,新闻工作,一切都要围绕经济工作转!笔者听了,非常不理解。我一个写教育新闻的特约记者,凭什么要围绕经济这个中心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了好多年,才想清楚这个问题。

           

        另外,会上的小灵通赞助商,在会上讲的一句话,也令我迷感不解,他讲,在商言商,做起了小灵通的业务广告。笔者当时非常反感,我们搞新闻的怎么又与你做通信的挂上钩了呢?

       

        原来,我们获得优秀通讯员的奖品,都是电信公司赞助的。所以,任何人认识某一个问题,都有一个过程。廖君作为一个记者,哪里又能甄别出非她认知能力,难以胜任的东西呢?她当时,拿到武汉卫健委的文件,又怎么会想到今后会在一定程度上误导公众呢?

             

        再者,人们认识别人容易,认识自己却很难,人们以“后知后觉”来苟求女记者必须做到“先知先觉,”这也免为其难了。

         

        讲一个我们普通老百姓的亲身经历吧?我儿子在武汉市工作,于1月19日回长沙。那时,武汉还没有封城!儿子回家后,若无其事,我们父母亲却有点担心儿子是否感染,儿大父难做,我怕儿子骂,不敢提醒他。

 

        但妻子,拿些药给儿子,遭到儿子的反感!他反驳到,本来没病,吓都会被你们吓出病来!

                 

        可是当武汉封城以后,儿子接收到了天量有关疫情的消息!于是主动去医院作了全套检查没事后,还主动去隔离了14天!

 

        可是,在儿子隔离期间,我们躲在长沙家的楼上。实在不舒服了。于是有天晚上,我有意识地僻开人群,独自一人,没带口罩,去小区周围转了两个小时。

 

        哪知儿子知道了。把我疼骂一顿!让我现在还难以释怀!他讲道理,讲疫情的严重性,我可以接受,但儿子,骂我,要死一起死,用暴力威协我!我真难接受!儿子明显地犯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错误!

               

        按照他的逻辑,老子也可以骂他,“要死,你一个人死,你就不应该从武汉直接回长沙家中,而应该先去酒店,自动隔离!”

       

        但我学了哲学的!知道儿子认识一个事物,也有一个过程,当时,武汉并没封城,他身在其中,倒习以为常,而我们从电视网络上看到的疫情,反倒比儿子多与深!我虽然非常担心儿子染病传染给全家!但我抱着,生死由命的态度任其自然,不去骂儿子了!老子知儿错,没骂他,儿子知老子错却大骂,其实儿子与老子犯的都是一个错误!没有先知先觉。对事件认识有一个缓慢的过程!

           

        讲到这,又回到女记者身上,她也没有先知先觉。我们又怎么能对她破口大骂呢?女记者还有一个讨人骂的事。就是批评她一天写上十篇新闻稿做不到!

           

        我可以告诉大家,她完全可以做到。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我不内行,但以我的切身经历来说,完全可以做到。

 

        像我这样的普通特约记者,我常常每天可以撰写和发表四,五个新闻稿,她一个新华社大记者怎么不能做到呢?

               

        至于我是怎么做的,这是行业内部秘密,我也不会公开!

     

        综上所述,你们就放过一个弱女子吧?可以批评她,但别骂的那么不堪入耳!那么难听!吃一堑,长一智,相信女记者今后在遇到类似问题时,一定会小心求证了!

 

        廖君记者,到底错在哪里?

 

        “错在同老百姓一样的认知能力和认知水平有得提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疫情过后,人们最要做的是什么? 
下一篇:最后一页

频道总排行